您好,今日

微信
微博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本报>正文

壮族百鸟衣故事:壮乡青年的美丽爱情神话

时间:2020-09-18 11:33:19来源:作者:

配图6.jpg

  2007年,壮族“百鸟衣”民间故事被列入广西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2014年11月11日,经国务院批准,被列入第四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还入选了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电影推广项目。

  壮族“百鸟衣”故事的产生至今已有约3000年历史。1955年,壮族著名作家韦其麟根据家乡(横县校椅镇文村)一带流传的“百鸟衣”故事创作了叙事长诗《百鸟衣》,在全国文学界引起较大反响。这篇优秀叙事长诗的问世,使“百鸟衣”故事的传承进入空前的兴盛期。

  基本内容

  在壮族文化中,劳动人民的口头文学非常丰富,它如一幅斑斓的画卷,形象真实地展示了壮族的斗争历史和社会生活,反映了壮族人民的悲欢、希望和期待。

  “百鸟衣”是流传于广西横县的壮族民间故事。它叙述贫苦农民古卡的妻子依娌,被土司抢掠。依娌嘱咐古卡制弓箭,射百鸟,用羽毛制成神衣,百天为期,到州府相会。古卡历尽艰辛,制成百鸟衣后,按时来到州府。古卡借献衣之机杀死土司,夺取骏马,夫妻俩驰骋而去。

  故事通过一对顽强不屈的青年爱情故事的描述,反映了壮族人民生活中的悲苦和欢乐、反抗压迫者的斗争和向往美好生活的愿望。

  “百鸟衣”故事具有原生本土性,地域特色明显,是壮族先民崇鸟习俗的反映,承载着壮族先民的生产生活经验及道德审美价值观等。故事早在宋朝就盛传在广西横县校椅镇及周边地区的壮族民间中,并被壮族先民们一代一代地承传下来,深受壮族人民所喜欢,具有悠久的延续性。

  历史渊源

  壮族民间故事“百鸟衣”,是最具百越民族特色的代表性的传说故事之一,是百越先民智慧发展的产物,广泛记录了人类在远古以来生息繁衍的自然环境、历史变迁、民族习俗、伦理道德和宗教信仰,表达了人们的艰苦与欢乐、理想与愿望。

  故事流传历史久远,从故事的内容到故事的情节表明,故事的孕育产生应始于阶级社会,至今已有近3000年历史。因无文字记载可考,目前只能从采访、调查传承人及新中国成立后“文人文学”和一些文献收录中多提及“土司”一词来判定其盛传的历史期。

  新中国成立后至今,故事的传承也经历兴衰更迭的发展过程。壮族民间故事“百鸟衣”,孕育产生于漫长的阶级社会,经历宋代末期至民国的盛传期,建国初至“文革”的新生和兴盛期,“文革”期间的冷落期,“民族传统文化保护工程”的抢救、复苏期。在“民保工程”的挖掘、抢救中,虽然开展采访、调查、搜集,做了大量工作,但由于种种原因,没有取得新的发展。

  时至今日,叙事长诗《百鸟衣》仍然魅力不减。2005年4月1日漓江出版社出版的《广西文学50年》一书,对此评述道:“《百鸟衣》以其鲜明的民族风格和优美的艺术表现形式,一出现,就引起了文坛的重视,受到了读者的热烈欢迎。它不仅将壮族文学带进了中国文坛,也向世界展示了新中国的少数民族文学的迷人风采。”

  关于“百鸟衣”的种种传说,在南宁以外的地方也有流传,但叙事长诗《百鸟衣》之于“百鸟衣”,却是在民族诗歌的坐标对一个古老命题作出的最精彩的演绎。

  影响深远

  “绿绿山坡下,清清溪水旁。长棵大榕树,像把大罗伞。山坡好地方,树林密麻麻,鹧鸪在这儿住下,斑鸠在这儿安家。”这是《百鸟衣》一书卷首的一段诗。

  韦其麟创作的叙事长诗《百鸟衣》在中国当代文学诗歌创作方面产生了很大影响,曾被译为英、法、意、日等十三个国家的文字,在国内外广为传颂。韦其麟是广西横县人,壮族著名诗人。从1996年至今连任中国作协副主席,曾任广西文联主席。他长期在广西师范学院任教,并兼任广西少数民族民间文学研究所所长,长期致力于少数民族民间文学研究与创作,并培养了一批少数民族民间文学研究和创作人才,为我国和广西的少数民族民间文学繁荣发展作出了很大贡献。

  作为广西文化品牌,全区各地涌现出大量以“百鸟衣”为创作题材的邕剧、粤剧、壮剧、歌舞剧以及美术作品、影视作品。在历经2年多时间的策划及10余次大大小小的修改后,由南宁市委、市政府重点立项打造的大型壮族歌舞剧《百鸟衣》,于2013年3月15日召开新闻发布会,并于5月1日在南宁大会堂首演,获得广泛赞誉。

  《百鸟衣》是壮族最具代表性的一个民间故事,其根植于民间,历经数代流变,在历史的扬弃中衍生出多个版本,并逐步构建出具有“真善美”特质的故事内核,成为广西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代表。

  大型壮族歌舞剧《百鸟衣》选取了横县石塘镇香炉村一带反映人与自然关系的《百鸟衣》民间故事版本,以艺术的呈现方式讲述壮族青年古卡、依娌集结百鸟力量,以个人牺牲战胜作恶黑魔,恢复青山绿水的故事。旨在通过对勇敢、牺牲、奉献、人间大爱的热情歌颂,表现壮族人民的民族追求、审美意识和崇高的价值观念,传递着“真善美”正能量。

  (本报记者刘喜芬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