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今日

微信
微博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东盟 > 财经>正文

操盘新一轮省域国企改革 山西国运会如何下手?

时间:2020-11-12 17:11:55来源:上海证券报作者:王乔琪

    进入2020年,随着山西省国有资本运营有限公司(下称山西国运)这一“操盘手”的确定,山西新一轮国企改革步入实操阶段,国企上市平台资本运作动作频频。如何按照已确定的改革路线图进行操盘?将会面临哪些问题?这些都是市场对本轮山西国企改革的关注重点。

  更名:为何去掉“投资”二字

  “从全国看,山西国运的定位、功能‘独一份’,其改名、重组标志着山西国资国企改革思路的转变。”山西证券相关负责人评价。

  今年初,山西省国资委原主任郭保民及3位原副主任正式履新,进入山西省国有资本投资运营有限公司担任高管,郭保民任党委书记、董事长。4月,山西省正式将山西省国有资本投资运营有限公司更名为山西省国有资本运营有限公司,并原则同意《山西省国有资本运营有限公司章程》。这被市场认为是山西国企改革再次创新的信号。

  去掉“投资”二字的山西国运,为何引发市场高度关注?

  4月17日,山西召开全省国资国企改革发展工作会议,提出“分级授权、厘清职责、品字架构”的改革要求。按照改革要求,山西国运这位“操盘手”将专注于国有资本运作,以提升国有资本运营效率、提高国有资本回报为己任,肩负起从“管企业”向“管资本”转变的重要使命。

  山西国运党委委员贠钊解读称,此次改革的要义体现在国资监管体制改革,通过“品字架构”破局:品字形,上面一个“口”是指山西省政府;下面两个“口”,一个是指山西省国资委,专司监管,代表“有形之手”,另一个是山西国运,专司运营,代表“市场之手”。

  通过此次改革,山西省政府把发展战略、企业重组、资本收益、产权(股权)流转、资本运作、薪酬分配、企业经营业绩考核等职责,全部转授山西国运承担。

  “山西国运从山西省国资委下属机构变为平行机构,直接管理山西全部省属企业,这种现象在国内实属少见。”上述山西证券相关负责人说,调整后的山西国运被重新赋能,用市场化的手段在更高层面以更加灵活的方式,推动国资国企改革和转型发展,国有资本在山西转型综改中的动能将被充分激活。

  变化:从“沉寂”到“破局”

  既然承担起“管资本”的新角色,山西国运首先面对的,便是山西国企在资本市场中的相对保守与沉寂。

  以定增为例,山西国企旗下上市公司在这一方面并不活跃:据统计,自上市以来再融资平均不到2次,2019年仅有焦煤集团旗下上市公司山西焦化进行定增。

  郭保民表示,山西上市公司长期面临多个困境:仅13家省属企业有上市公司平台、半数省属企业尚未打通对接资本市场通道、上市公司市值普遍不高、部分上市公司存在退市风险等。

  困则思变。伴随山西国企改革逐步进入深水区,山西在资本市场的破局意愿愈加强烈,以汾酒集团为代表的改革硕果,无疑有着较强的示范效应。

  通过引进华润入股、实施股权激励、主业资产注入、剥离非主业资产等措施,2019年12月,汾酒集团酒类资产全部注入上市公司山西汾酒,成为山西省首家实现国企整体上市的企业。

  资本市场对这一改革成果给出积极反馈:截至昨日收盘,山西汾酒股价为251.55元,今年以来涨幅达183%,市值突破2000亿元。

  “可以明显感觉到近年来山西及省属重点国企对资本市场的重视,尤其是2017年初新一轮国企改革启动后。”山西证券子公司中德证券山西业务部主管左刚认为,未来山西在资本市场会有更多故事可讲,山西汾酒这样的样本会越来越多。

  突破:开启资本运作“加速器”

  不久前,一场历时6个月、涉改资产2.6万亿元、涉改产业涵盖煤炭等14个板块的新一轮国企战略重组在山西基本收官。经过此轮战略重组,山西省属煤企数量从7家集团调整至1家能源集团、1家煤企。前者为晋能控股集团,重组后资产总额达1.11万亿元;后者为山西焦煤集团,重组后资产总额达4416.4亿元。

  山西继续做大做强特色优势产业,重组潞安化工集团、华阳新材料科技集团、山西建投集团;壮大战略性新兴产业,重组华远国际陆港集团、华舰体育控股集团、神农科技集团、云时代公司、山西文旅集团;优化提升公共基础产业,重组万家寨水务控股集团、华新燃气集团、晋通资产管理公司。

  这一系列战略重组涉及一批上市公司,目前多家山西省属国企已运用上市平台寻求突破。

  ST南风9月底公告,计划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等方式向中条山集团等收购北方铜业控股权,同时置出公司原有业务,并募集配套资金。同样带有国资背景的山西路桥也在筹谋重组事宜,公司计划将控股股东山西交通控股集团旗下的山西平榆高速公路有限责任公司等优质资产注入上市平台。

  山西晋城将目光投向兰花集团等重点企业。最新召开的晋城市国资国企改革推进会上,除了作出深化劳动人事分配制度改革、探索和建立股权激励机制等部署,会议还专门提到,要推动兰花集团体制机制改革,推进天泽集团上市。

  挑战:新“操盘手”如何开新局

  “从上述运作看,山西在资本市场已展现出奋起直追的姿态。”左刚表示,目前山西国企的改革路径比较清晰:一是剥离不良资产,盘活上市平台;二是利用再融资等工具,改善资产负债率和股权结构;三是通过增资扩股、股权转让等方式进行混改。

  对于山西国运这位新“操盘手”的下一步动作,有分析人士直言,风险与机遇并存。山西国企改革的决心虽然很大,但在接下来的实际操作上,一些现实问题不容忽视。

  比如,在具体执行和操作上,上市公司与跨集团的能源资产划转如何实现?资本市场对这种方式是否认可?在处理与山西省国资委关系方面,如何做到产权清晰、权责明确、政企分开?

  “目前,山西国企改革离目标还有距离,未来仍然任重道远。”上述分析人士说。(记者 王乔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