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华声晨报网 > 新闻 > 本报 > 正文

村民投诉采石场破坏环境

6评论0时间:2019-08-29 15:07  来源:华声晨报  作者:冯羽  点击:次  字号:

     1567063146444260.png

金固石场的山泥废石被冲刷下来后将附近村庄的田地损毁

1567063264836925.png
响水场石场现状

    □晨报融媒体记者 冯羽

    “这里原本山清水秀,鸟语花香,绿树成荫。然而采石场开工后,原本青山绿水的山村,如今变得满目苍夷”。近日,本报接到来自广西博白县大垌镇金固村村民的举报,记者接报后前往事发地采访。令记者没想到的是,临近村镇饱受采石场困扰的村民闻讯也赶来,反映了采石场的问题。

大垌镇金固村    

金固石场损毁田地

1567063639780295.png

边村队长周锡锋指认被毁的田地

  8月20日,记者来到大垌镇金固村垌队。记者看到,在村北面,是一座巍峨的青山,整座山植被葱茏,然而在山腰位置却出现了大块光秃秃的“疤痕”,一些钩机、铲车正在“疤痕”上面工作。村民向记者介绍,这座山就是属于金固村所有的高岭,而那些“疤痕”所在地就是猪麻头岭。

经营造林摇身变成石材开采

  金固村山冲队村民周信衡向记者介绍,2010年12月30日,金固村五分队与那卜镇那卜村教椅坡队黄某签订了《山岭承包合同书》(下称《承包合同》),将本村所属山岭高岭猪麻头80亩承包给黄某开发经营造林,承包期限定为20年。

  2012年11月11日,黄某又与来自广东廉江的连国养签订《山岭承包合同转让协议书》,转让包括金固五分队在内的金固村13个生产队《山岭承包合同书》,转让金额为65万元,协议书约定以上山岭的承包使用权和黄某所种的林木归连国养所有。

  2012年11月18日,金固村八队与连某签订《承包矿石山开采合同》(下称开采合同),将本队所属的猪麻头矿石山面积144.8亩发包给连某开采、使用,发包矿山年限为30年,30年的承包金为20万元。

  村民反映,2010年12月30日村民签的合同《承包合同》是召开村民大会并取得村民同意的,而2012年11月18日所签订的《开采合同》却未经金固八队召开村民代表大会同意。

  为此,村民数度将此协议的情况向有关部门以及大垌镇镇政府反映,要求废除《开采合同》,镇政府以及相关部门的回复是,让村民通过法律途径去解决。

村民控诉金固石场破坏环境

  村民们向记者控诉,金固石场的开采造成大面积山岭水土流失及污染地方水源,破坏了当地生态环境,并对金固村的农田、水利灌溉设施损毁严重。

  金固石场自2014年开工后,附近村民的生活从宁静、清洁、安逸走向噩梦。名村垌队的退休中学教师周世泽称,这块曾经滋养他们的一方水土,现如今已经千仓百孔、满目苍夷。

  周世泽对记者列举了金固石场的对附近村庄造成的影响:1、破坏了附近村庄的绿地;2、碎石时烟尘滚滚笼罩村庄;3、破坏饮用水源;4、连夜生产,噪音扰民;5、泥浆砂石冲刷下来毁坏农田,致多户农民无法耕种。

  大垌镇栗桂村小学分路教学点的教师周先林在向记者介绍金固石场开工时噪音扰民时情绪非常激动,他数次用手在桌子上敲击,努力模拟出钻探机作业时发出的“哒哒哒哒”声响。他说,在石场开工时,这些钻探声一天24小时没停过,受其影响,附近群众的睡眠质量越来越差。周先林还对记者说,最让他担忧的是,这些噪音对附近学校的影响很大,学生们在如此嘈杂的环境下无法专心听课。

  而周先林的妻子则将金固石场爆破时比喻为“地震”,感觉是屋子在“打抖”,门窗直“哆嗦”。她说有一次她儿子还把金固石场的爆破当做地震,吓得从楼上飞奔下来。

  大垌镇边村队长周锡锋带着记者来到边村的一条沟渠旁,他说在之前,这条沟渠里的水是猪麻头山岭上流下来的山泉水,清澈干净,村民可以取水饮用,但金固石场开工后,将山泥、废石倒入排洪灌溉沟,导致这条清澈小溪变成了浑浊黄泥水。一旦进入雨季,石场开采的山泥、废石被冲向下游农田,变成了石场废土废石的填埋场。

  周锡锋称,他家本来有60多亩田地耕作,但受金固石场山泥、废石影响,目前已有20多亩田地无法耕种。周锡锋说,如今天气好的时候,他就每天在沟渠附近清理从金固石场冲刷下来的山泥和废石,不过却收效甚微,因为冲下来的远比清理的多得多。

  村民还向记者反映,由于附近村庄村民多次举报金固石场生产时产生的污染、噪音侵害村民健康,有关部门对其作出了停工整改的措施,但村民发现,该石场仍在偷偷生产,矿区处会不定时有爆破声传出,泥头车频繁出入矿区,以及碎石机连夜作业。

    8月20日,记者来到金固石场要求采访,但守在大门的工作人员拦住了记者,称没有经过老板的同意,不能接受采访。

松旺镇周北村   

响水坜石场毁坝废田

1567063708160078.png

金固村灌溉水源被污染

  在金固村采访的时候,临近村镇的群众也闻讯前来向记者反映他们遭受附近采石场困扰的情况。其中松旺镇周北村峨眉月屯的村民就向记者提供了一份材料,该材料以《占用耕地!炮声隆隆!毁坏人文地理景观!破坏、污染自然环境!损毁农田、河流!——来自最基层群众的控诉》为名。

  该控诉书里提到,2013年广东籍老板连某某在距村房子326米的响水坜开石场,破土填埋其石滩二垌、矮障坜垌、藜竹水垌尾、樟木塘垌尾等水田,面积30多亩,填毁河沟200多米、灌溉水坝4座,致使70多亩水田无水耕种。

  村民控诉说,响水坜石场开采山石对他们影响很大,由于其沿山涧开采,施工时造成水源严重污染,原本清澈的河流现在全部变成了浑浊的泥浆水,全村400多村民的生活用水和地下水均不同程度受到污染,下游沿岸的数千村民亦受其害,群众反应激烈,坚决反对在此开办石场。

  村民还控诉称,响水坜石场在粉碎石料的时候,周围两三平方公里内遮天蔽日的都是石灰粉尘,严重危害了村民的身体健康。另外采石场的爆破还导致村民房屋墙体爆裂,窗户玻璃被震碎,他们去找石场交涉,对方却不予理睬。

“我们这里原来是青山绿水,现在青山被破坏了,水也变得浑浊了,响水坜不再有水响了。”8月21日,记者来到周北村峨眉月屯采访,该屯村民童世忠对记者说道。

    在村民的带领下,记者走访了峨眉月屯被毁的4个水坝。村民介绍,响水坜最上面的水坝是用于灌溉樟木塘垌20多亩农田用的,现在毁了,200多米的水沟也被毁掉,农田无水耕种;往下10米左右的第二座水坝是放水到石滩左右二垌灌溉的,此坝被毁导致8亩多农田被埋;第三座水坝是灌溉矮障坜和白坟垌农田的,此坝被毁导致矮障坜部分农田被埋,部分荒芜,白坟垌大部分农田改种旱地作物;第四座水坝是放水到藜竹水垌、沙垌角垌的,现在部分水渠被埋,无水灌溉,50多亩稻田无法耕种。

  村民称,由于这4座水坝被毁掉,致使全屯上百亩农田无水耕种,损失巨大,村民去找采石场理论,也是稍微赔点钱了事。童世忠说,当时他有3亩田地被淹无法耕种,石场仅以年产量5000元的标准赔了他3年产量总共15000元。村民说,农田就是农民的命根子,是农民生存的最大依靠,现在村里上百亩农田因无水灌溉而丢荒,部分村民的生活大受影响,他们强烈要求石场恢复大坝灌溉功能,并赔偿村民相关损失。

  村民还对记者称,由于周边村民的频繁投诉,响水坜石场已停工一段时间,村民好不容易得以重享宁静安逸的田园生活,而最近又有消息称该石场不久后又将继续开工作业,村民们群情激愤,要全力保护自己的家园,“如果石场再开下去,村民的生存都成了问题,我们会全力捍卫自己的生存环境,坚决反对石场再开!”

    8月21日,记者来到响水坜石场,向其管理人员提出了采访要求,该管理人员留下了记者的联系电话,称取得老板同意后会联系记者,但截至记者发稿时,仍未接到对方的电话。

双旺镇西村  

西村石场非法生产酿事故

1567063785520211.png

西村石场现状

  在群众反映中,来自博白县龙潭镇蕉林村善内队的村民李辉向记者反映了其弟弟李乃强在一家无证生产的采石场中工作因事故死亡的情况。

  李辉向记者介绍,事发时他的弟弟李乃强受雇西村石场为其运输石子。2013年2月26日晚9点多钟,双旺镇西村的西村石场仍在进行生产。几辆重型大卡车在昏暗的石场内倒车准备装运石子,一辆重型自卸半挂车在倒车过程中,由于场地照明不佳,其所驾驶车辆尾部碰撞到站在其车后的李乃强,造成李乃强受伤后送医院抢救无效于当日死亡的事故。此事故经当地交警现场勘察并进行了责任认定:1、蔡某承担此事故的全部责任。2、李乃强无责任。

  李辉说,蔡某和李乃强在西村石场运送石子,和西村石场已形成临时雇佣关系。我国《人身损害赔偿解释》第9条第1款规定: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致人损害的,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雇员因故意或重大过失致人损害的,应当与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事故发生后,李辉去找石场老板广东湛江人连某索要赔偿,至今未果。这起事故最后由肇事司机蔡某投保的保险公司赔偿了30多万元。

  李辉向记者介绍,在为弟弟讨公道的过程中,他们发现,西村石场属于无证非法生产,由于发生事故的现场是属于石场生产范围内无证采石,此事故性质应属于生产安全事故。

  几年来,李乃强家属多次投诉,2015年7月被广西电视台曝光后,才被相关部门查处,最终西村石场被注销。

8月21日,李辉带领记者前往西村石场,只见眼前满目苍夷,好好的青山被挖得坑坑洼洼、矿石裸露、山体已面目全非。李辉向记者介绍,西村石场于2009年6月24日成立,自成立以来,在没有取得采矿证的情况下,就在该处大肆开采,破坏生态环境。

    李辉说,西村石场非法开采这么多年,盗取国家矿产、严重破坏水土资源、偷税漏税等,且出了事故造成人员死亡,造成生产安全事故,发生这种事情,企业理应要被从重处罚。然而现实的情况却是,相关部门未对西村石场进行及时查处,且对死者家属的多年投诉无动于衷,这实在令人费解。

相关部门

涉事石场处于停工状态

    针对以上群众举报的内容,记者分别前往博白县自然资源局、县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县环保局环境监察大队、县农业农村局、县水利局等部门采访。

  在县自然资源局,矿业权管理股的副股长李伟答复记者,金固石场于2016年10月10日取得采矿证,采矿许可证有效期为2017年1月11日至2020年1月11日止,此矿山于2017年2月24日已停止开采。

  因为前段降雨引起水土流失污染附近村民土地,自然资源局已于2018年6月24日对该矿山发出停产通知书,并发函到供电公司停止供电,要求各部门整改合格后才能恢复供电。

  对于金固石场偷偷生产的举报,李伟回复称,这是石场在进行前期的一些建设,比如开通道路、清泥皮、建设场地等,并非真正的生产。

  对于响水坜石场和西村石场的采矿证咨询,县自然资源局行政审批股的陈股长回复记者称,响水坜石场的旧采矿证已经过期,而且他们的采矿范围已经基本完结,但在今年他们通过招拍挂取得附近新的采矿范围,并申请了新的采矿证。至于西村石场,陈股长答复记者,西村石场从未取得采矿许可证,之前遭到群众举报非法生产,目前已被注销。

  对于西村石场非法生产发生事故致人死亡一事,李伟回复称并不清楚此事,当时他还在其他单位工作。

  在县安监局,办公室一位工作人员答复记者,局里相关股室的人员已经公休,而分管的副局长正好下乡,无法接受记者的采访。她会将群众举报的材料复印后向领导汇报,等领导批示以后再联系记者。

  在县环保局,环境监督管理股的黄良股长答复记者,因为存在纠纷,金固石场一直没能正式生产,目前处于停工状态。黄股长介绍,金固石场的环评审批已通过,但其排污许可证没办下来,不能正式生产。如果正式开工还需要找一家有资质的公司对其排污进行验收,并在网上公示后才行。对于金固石场偷偷开工的举报,黄股长称他们也不清楚,建议记者前往县环保局环境监察大队采访。记者随后前往监察大队采访,但得到的答复是负责该业务的同志已经公休。

  在县农业农村局,办公室一位工作人员称没有收到有关金固村灌溉设施被毁,耕地无法耕种的投诉举报,在复印了群众的举报材料后,她答复记者称,她们会将材料向领导汇报,并派人员到现场核实情况,如果情况属实会配合有关部门对此事作出处置。

  县水利局的一位工作人员则对记者表示,主管农村沟渠工作的同志正在公休,暂无法接受采访。

分享到:
【责任编辑:李春玲】
发表评论 评论数(0)
华声晨报简介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微博微信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隐私政策 | 服务条款 | 意见反馈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无关,其原创性及文中内容未经本站证实,本站不对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准确性给予任何保证或承诺,仅供读者参考。本站作为信息内容发布平台,页面展示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不提供金融投资服务,所提供的内容不构成投资建议。如您浏览本站或通过本站进入第三方网站进行金融投资行为,由此产生的财务损失,本站不承担任何经济和法律责任。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含文章中内容、图片等),请及时联系本站,本站将会进行相应处理。投诉邮箱:hscb161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