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华声晨报网 > 生活 > 旅游 > 正文

漓江书院寻踪

0评论0时间:2018-07-30 09:54  来源:广西城乡资讯网  作者:-  点击:次  字号:

  兴安县漓江书院,为清朝乾隆十一年(1746)知县杨仲兴所创建,清代道光十四年《兴安县志》(以下简称“道光《兴安县志》”)卷五记载:“漓江书院在县署左故学宫地,国朝乾隆十一年知县杨仲兴率邑绅士捐资创建,并捐助膏火田六十一亩有奇。院三进,南向”。以道光《兴安县志》所载“城郭图”来看,大致相当于原广播电视局旧址今宣传部所在地,延伸到后面的政府大院宿舍楼一带。光绪三十三年(1907),漓江书院被改建为兴安县两等小学堂,实际存世161年时光。

ͼƬ1.png

  近十年来,漓江书院又声名鹊起,缘于2005年著名学者余秋雨先生应邀来到兴安灵渠为漓江书院开院揭牌重开讲坛。于是,为了体现书院的历史悠久和成就显赫,有人撰文以浮夸之词过度宣扬,使其沉寂百年后重新得以名声大噪。然而,其文中一些貌似冠冕堂皇的观点,实却似是而非,试依原文列出几条如下:

  “漓江书院坐落于风景秀丽的兴县城古灵渠畔,创办于宋景德二年(1005),至今年恰逢其开院一千年。”

  “该书院是广西境内历史最悠久的著名学府之一,与桂林的南溪书院、柳州的同仁书院、梧州的岭表书院一起并称为‘粤西四大书院’。”

  “自宋至清,(漓江书院)为桂北一带培养了众多人才,其中有与王安石、包拯同朝的宋代参政事(副宰相)唐介、刑部侍郎唐则、浔州知府蒋允济等120余位进士和202名举人。”

  “宋代理学家周敦颐、张栻(原文误为“拭”)、诗人范成大、张孝祥、刘克庄,明代诗人解缙、严震直、董传策,清代诗人袁枚、苏宗经等名流硕儒均曾莅临书院讲学或题诗。”

  “清代苏宗经在其编纂的《广西通志稿》中这样记载漓江书院:有‘学额文十五名,武十二名,廪学二十名,二年一贡’。”

  以上五条所述是否属实,在没有深入了解漓江书院之前确实难以判断。基于以上问题,本文尝试着拾掇零散的史籍资料拼凑历史碎片,力求还原一个真实的漓江书院。漓江书院的历史其实并没有上千年那么久远,但是它本身的故事也非常精彩,在探寻漓江书院之前,有必要先对兴安县学、义学以及其他书院有个大概的认知。

兴安县学、义学、书院

  兴安位于粤头楚尾,自灵渠沟通南北水系以来,历来皆为楚粤文化交流融汇之地。宋代李应春《重葺兴安县学记》载, “庆历中,始诏县立学如州治,于是十室之邑无不具校官,郁郁乎文,非前代可比矣。”无疑,兴安县县学正是在宋代庆历年间(1041-1048)应朝廷之诏而创建的,据县志记载,兴安县学自创建后历朝皆有重修或迁移,直至1974年,县学被拆除改建为看守所。

  县学历来皆属官学,教官由朝廷委任。据1995年《广西通志·教育志》记载,宋朝时地方教官多由进士或举人担任;明朝规定府、州、县学教官必须为监生、会试副榜生、岁贡生及以上资格方可担任;清朝规定教授由进士除授,学正由举人考授,或由大挑拣选,其余教官收优拔贡生录用。由于县学担任教官的一般都是博通经史的宿儒,生员学习的内容也都是经典,加上兴安自宋以来学风尤盛,所以县学历代培养了众多人材,据不完全统计,自宋至清,兴安县共考取(其中有少部分为府学就读考取)文科进士47位、文科举人215位,尤其在宋代,有文献可考的兴安籍进士就达37位。

  义学,也称“义塾”,是古时候靠官款、地方公款或地租设立的蒙学。义学的招生对象多为贫寒子弟,免费上学,教学内容大多只是识文断字,不会有太高深的内容。至清代康熙四十一年(1702年)朝廷颁布的“定义学小学之制”,及康熙五十一年(1713年)颁布“令各省府州县多立义学,聚集孤寒,延师教读”之规定后,兴安县陆续创建义学7所,其中县义学在振武门内,康熙五十六年(1717)知县任天宿创建;瑶地义学4所,分别在融江、泍水、车田、高田,乾隆四年(1739)建,至道光十三年(1833)之前已废弃;又有漠川榜上义学、溶江义学,皆为同治(1862-1874)年间所建。

  广西的书院建置始于宋代,南宋时期广西共创建书院9所。而兴安县的漓江书院则是清朝乾隆十一年(1746)由知县杨仲兴所创建。另外,兴安亦有宋代北乡石门村蒋氏家族所建的橘林书院,明代南乡五马村的书院,以及清代南乡潭尾田的和松书院、宅美村的立鳌书院、兴安道冠村的石龙书舍等,这些书院书舍一般为当地望族私人创建,虽然也有延请贡生等名师授课讲学,但大都以私塾的形式存在。

书院的掌教称山长,又称院长。山长的选聘,官办书院由地方官府选聘,但不是朝廷命官,清乾隆元年(1736年)曾发上谕:“凡书院山长,必选经明行修,足为多士模范者,以礼聘请。”而望族或私人创建的书院一般为创建者自任山长,或由创建者选聘德高望重的学者担任山长。

  书院为学者讲学、传播学术的场所,不少著名书院的生徒,为钦慕山长的人品学识而千里从师,且有追随老师十几二十年,从师到各地书院学习。明清时州府设立的书院,有的向全省招收举人、生员入学,如桂山书院专课全省举人,而一般的州县书院则招收生员和童生入学,入学一般都经过考选,生员选在岁、科两考成绩优等者,童生选其在县、府考试中之优秀者。

  至于“粤西四大书院”,经查有1967年《平乐府志》卷四所载清代康熙四十九年(1710)重修道乡书院,知府徐鲸标撰《重建道乡书院记》文有语:“粤西四大书院,平乐道乡其尤著也。”2004年《桂林漓江志》第四篇第一章载:“(清朝时期)桂林共有宣成、秀峰、榕湖、桂山书院,民间称为‘四大书院’。”

  历史上,兴安县除县学、义学、书院之外,还有很多乡村私塾。因古代私塾遍布城乡,故仅列其一二,比如宋代进士刑部侍郎唐则,晚归林泉后筑馆授徒;元代举人桂林路教授唐朝,明军破桂林城后,归隐兴安南乡,创建小学教授生徒;清代南乡太平堡村阳大标家族创建文昌宫,招收乡里优秀的子弟,延师课读。

杨仲兴与漓江书院

  广西境内清代及以前曾存在过两处漓江书院,一为明天启年间(1621-1627)广西右参议曹学佺于桂林文昌门外建立的漓江书院,一为清乾隆十一年(1746)兴安知县杨仲兴在兴安县署旁建立的漓江书院。乾隆三十年(1765)五月,进士吏部郎中孟超然奉乾隆帝之命出任广西乡试副考官,将沿途见闻写成《使粤日记》,亦有记载广西漓江书院有二:“乡前辈曹石仓先生《桂林风谣》十首,今备录于后……按石仓先生官桂林时,于文昌门外建漓江书院,今已废矣。兴安亦有漓江书院,盖邑中讲习之所,非石仓先生创始地也。”

  兴安县的漓江书院,道光《兴安县志》卷五载:“漓江书院在县署左故学宫地,国朝乾隆十一年(1746)知县杨仲兴率邑绅士捐资创建,并捐助膏火田六十一亩有奇。院三进,南向中为讲堂,祀魁星;堂外东西书房各五间;后为文昌祠,祠外东西书房亦如之;前为门楼,又前为照墙;东为大门,门外东南为碑亭。”

ͼƬ2.png

  县志明确记载,漓江书院为杨仲兴在任兴安知县时所创建,其前身并非县学,它是与县学并存的一个讲学场所。依乾隆五十三年(1788)教谕刘瀚等召集邑绅士会于漓江书院捐俸倡举重修县学,以及2002年《兴安县志》中记载的县学与漓江书院的毁圮时间,即可明确他们的并存关系。值得说明的一点是,光绪《广西通志辑要》卷三所载兴安县学额、廪生、学田后有“漓江书院”四字,此段史料是对于县学而言,只是顺便提及兴安县还有漓江书院存在,并非是说以上罗列条目为漓江书院所有。而真正属漓江书院的学田,在县志上另有记载。

  杨仲兴,字直庭,号韧庵,广东嘉应州人,雍正八年(1730)进士,授福建清流县知县、广西兴安县知县,升思恩府同知,历至湖北按察使,后夺职,改官刑部郎中。仲兴颇工古文辞,甚为袁枚所称,著有《性学录》、《读史提要》、《观察记略》及《四余偶录》,并传于世。自乾隆八年(1743)至十三年(1748),杨仲兴出任广西兴安知县六年,在任期间注重养士爱民,以兴利除弊为己任,修建社仓、创建书院、力行保甲、疏导陡河、修葺庙宇堤梁、举行乡饮酒礼等,又尝游历海阳山、点灯山、乳洞岩、三清岩等名胜古迹,所到之处皆有题咏,其在兴安所作的《创建漓江书院记》、《创建南乡太平堡社仓记》分别被收录清代《国朝文征》及《皇朝经世文编》。

  乾隆八年(1743),杨仲兴将兴安县振武门内的义学重修改为典史署,三年后,他召集当地乡绅士子一起捐资修建漓江书院,始兴工于乾隆十一年(1746)六月,历时二年,至乾隆十三年(1748)竣工,也就是他刚好任升思恩府同知而离开兴安那一年。

  书院建成之日,杨仲兴非常高兴,亲自题联额其上,揖诸生升堂入室,将书院周遭一一度量,把测量数据详细记录于文:

  “前门高一仞三尺七寸五分,宽一仞一尺七寸八分,地广四筵四尺,深三筵一尺。山墙之内为楹者十屏,内相向,两翼其房,曰门楼、中堂,地宽四筵四尺,深三筵六尺左右。腰墙下垣上窗,前后扇屏门各五,中高二寻三尺,为楹二十有八,曰讲堂。后祠地宽四筵六尺三寸,深四筵四尺。山后墙三,中高二寻三尺,为楹一十有六,两旁各分八之二以为室,上分八之一为龛,奉梓潼神曰文昌。祠檐下天池,横六步二尺五寸,纵八步二尺五寸。东西各书房五间,间深二几二尺七寸,宽二几四寸。堂檐下天池,东西书房如之。环堵一百一十四步一尺六寸,围内化胎横十一步四尺四寸,纵四步二尺三寸。围外明堂,横一十二步,纵十一步二尺。”

  文中并详载建造所用材料及书院内布置:书院以杉木为梁,松木为椽,以窑砖砌墙、顶上盖陶瓦,柱础为石头雕刻,以具三和五材之说。青色的柱子、黄色的檩条、红色的门、五彩神龛,墙体涂为内白外红,以章五色。书院内设置有两个书架,两张讲席方桌,侍席长桌凳各四张。床与席等布置于房间,餐具放置于厨房,木铎设于廊以警晨昏。

  其地原为县学学宫,在县署旁,雍正九年(1731)县学迁至县城西,以故殿为文昌,是学博居住之处;东边为旧明伦堂,为副学博居住;又东为忠孝节义祠,县尉居之。这几处建筑当时已栋折椽崩,无法修复了。杨仲兴之所以选址于此修建书院,是因见该地“上探轸宿下瞰湘源,倚灯山而朝笔架,搴旗岭而握元峰。登高一望,有振衣千仞濯足万里之象。”建造书院花费的银两,杨仲兴与邑绅士各出其半,又捐助学田六十一亩多。诸生曰:“锡名当所自创者,公也。”杨仲兴谦逊地认为自己不敢私其功,道:“漓水发源为邑元脉,且环抱之,署名‘漓江书院’。”

QQ

  自此,漓江书院便开始收纳生员入院课读,杨仲兴每晚在衙署居所便能听到书院吟哦诵读之声,学风大振,感到非常满意,从而对书院生员给予了美好的期盼,“诸生前矛半出其间,乡贡亦与焉,丁卯掇魁文生即院中翘楚,美哉!”又论及兴安属桂全上游,人典其学,发山川之光耀,从此地灵人杰,必更有名贤迭出,羽仪王国,伟然西粤之望者。

  杨仲兴在离任兴安知县前,嘱教谕徐勋撰题名碑,徐勋在文中盛赞杨公创建漓江书院之美德,直与漓江共永,同时记载捐资绅士,以藉不朽。从该记中可得知,当时参与捐资及修建书院的人物及分工如下:

  前任教谕广西陆川举人李峤负责堪舆、时任训导的广西宾州岁贡生刘炜章掌管钱财数目、生员唐礼节负责工料度支出纳、生员彭之摇负责看日子及协理参谋、廪生唐倬云与增生蒋若淋负责执笔记录并书丹。

  会首好义执簿劝助者分别有举人雷泽源、庄日逊、庄日毅、文昌熠、彭济;岁贡生张文灿、唐钦烈、唐鉴、廖文海,国学生李如梗、王登洲、蒋密惺、唐玉芳;生员彭之摇、蒋若淋、唐礼节、唐致和、陈正烈、张宽渊、季若楷、王宏言、常挺模、张其卓、王宗禹、刘锡圭、周文渊、唐生道、侯永爵、刘邦俨、丁瑞、王殿、罗咸点、黄开仕、王开泰、彭子布、石应麟、侯之玣、张经仁、李生璧、韩球、文宗周、夏光禄。

  如上,漓江书院的创建,规制,以及当时参与创建主要执事人员、职责分工,昭然可见矣!

黄明懿与漓江书院

  黄明懿,字秉直,广西临桂人,清乾隆二年(1737)进士,授翰林院编修。乾隆五年(1740),受聘为赫赫有名的湖南岳麓书院山长,主教期间,乾隆皇帝亲赐“道南正脉”额。又协助蒋溥重修书院,为岳麓教育发展作出了很大贡献。

ͼƬ4.png

  乾隆十年(1746),湖北进士房逢年接任岳麓书院山长。黄明懿在湖南逗留几年后,受聘回桂林主讲秀峰书院,在回乡道中舟过灵渠时,兴安仕子出城相迎,恳请其为漓江书院述其规制及表杨公创建书院兴教之意。

  黄明懿莅临漓江书院,升堂讲学,见其规模制作之精美,念及杨仲兴仰体“圣恩”,治学兴教,大为赞叹,称道“日相与讲求于道德性命之旨……公之所为是又足以补省会书院之所未备。德教所及,河润千里矣,夫岂有漓水之不被诸咏歌也哉!”遂撰《漓江书院记》,述及雍正十一年(1733)朝廷为振兴文教造就英才,特发帑金给到各省会建立书院,以补学校之不足。兴安县人文蔚兴,杨仲兴以进士出任兴安知县,殚精竭力以执政事,无不以养士爱民为念,修举废坠,尤其注重兴贤育才,创建漓江书院,并赞美杨仲兴能体会朝廷兴养立教之意并付诸于行,无愧于一邑之父母官,无愧为真正的读书人。

查礼、黎龙光与漓江书院

  乾隆三十六年(1771),教谕黎龙光率绅士重修漓江书院,不仅仅是因为年久院额遗落,其中更大的隐情是因为漓江书院与县署相近,常被县衙当作公馆使用招待官吏入住。兴安地处通衢,差务人员络绎不绝,每每入住漓江书院,致使书院师生聚散无常,最终院额遗落,漓江书院名实两亡。其中得以佐证的是,乾隆十九年(1754)广西庆远府同知查礼协修灵渠,长达六个月时间,就住在漓江书院。

  查礼(1716-1783),原名为礼,又名学礼,字恂叔,号俭堂,一号榕巢,又号铁桥,顺天宛平人,清朝大臣。乾隆元年(1736)举人,历官陕西司户部主事,广西庆远府同知,太平府知府、四川宁远府知府、四川按察使、布政使、湖南巡抚等职。生平于诗、词、书、画无所不精,其子查淳将其诗文、杂著汇编为《铜鼓书堂遗稿》32卷。乾隆十九年(1754)秋,两广总督杨应琚督修桂林东西二陡河,即灵渠与相思埭,任命庆远府同知查礼为灵渠协修官,兴安知县梁奇通为灵渠承修官。查礼于乾隆十九年(1754)九月到达兴安,查礼刚到兴安时,知县梁奇通为其安排的住所即在漓江书院,查礼题诗如下:

宿兴安县漓江书院

清·查礼

到城日已斜,入院天已暮。

草草置行囊,悠悠随所寓。

翠柏掩虚廊,苍苔延细路。

西风吹幙凉,清斋绝尘污。

读书贵有俦,立志方无误。

青檀最耐寒,儒冠胜纨绔。

如何此寂寥,不闻诵章句。

月色满空阶,披衣起独步。

夜静虫声悲,唧唧向谁诉。

  此次修浚灵渠,乾隆十九年(1754)十一月兴工,于乾隆二十年(1755)三月灵渠修缮告竣。期间,查礼同时寻访湘漓之源,游历兴安各地,留下诗文数十篇,特别是对兴安境内若太平堡、开洲、水南等诸多小村庄风物风貌皆有吟诵,是颇为珍贵的地方史料。当时查礼与梁奇通同访海阳山湘漓之源,历时二日,回到兴安再入住漓江书院,并题诗:

探湘漓源回至兴安县再宿漓江书院对月怀符幼鲁冯计六二农部

淸·查礼

我穷江源来,湿翠满衣袖。

昨借山长居,院门夜重叩。

书声时有无,虚白生堂构。

霜风吹树稍,菊色冷座右。

仰看秋月悬,对影怀故旧。

关山隔万里,怅共峤云逗。

不见符与冯,使我心如疚。

忆昔事农曹,迥异探岩窦。

今夕湘漓间,思之令人瘦。

出处似源流,聚散踪谁究。

孤灯抱离忧,独坐听残漏。

  以查礼的学识名望,工作之余必定曾在漓江书院升堂讲学,亦为与漓江书院结缘的一位硕彦名士。

ͼƬ5.png

  黎龙光,广西平南人,拔贡生,乾隆三十一年(1766)任兴安教谕,并担任漓江书院山长,在任其间因有感于书院被用作公馆,以致士气不振,院额遗落名实两亡,有如漓江被截流塞源,致使文澜不兴,就读生员们十余年来深受其苦而不敢言。遂有志欲复前规,于是请示知县胡文焕,得到知县的赞同后,黎龙光便率四乡绅士“塑文星、造墙院,旁开小门,以杜将来仍前弊。且修举废坠鸠工庀材,夙夜经营如治家事,而规模乃焕然一新。”时有邑举人李四相撰《重修漓江书院序》赞曰:“则不有胡公慷慨许复,而黎师之心几隐矣;抑不有黎师始终曲成,而杨公之泽几斩矣。是不啻开源者杨也,浚流者胡与黎也。自是,而漓江文澜无殊初发之蒙泉矣,行见盈科渐进,望海朝宗,一日千里,孰非三公培养之所致哉!”

  又有清代全州举人俞廷举在为黎龙光贺寿时写有《临源学博黎清川寿文》,得以印证此事,文中写道:“丙戌秋,公秉铎临源,邑候徐重其人,聘为漓江山长……漓江书院,前邑侯杨建,为一方教育人材之地,规模宏敞,盛事也。后此官利其便,恒借为邮馆,以迎往来上官,绅士畏不敢抗,竟成旧例。每遇上官至,先生弟子咸席卷而出,虚院以待,人苦其累久之。癸巳,公毅然独任,谋之邑侯胡,胡允其请,遂不惮鸠集一邑绅士,极力修复。而其法则另布置。院门外周遭筑以墙,使之不容驷马;旁仅立一门,以通人行。于是迎上官者不得其门而入,不拒自绝。俾士子卒安其业,得以复礼乐弦歌之旧者,公之力也。”

  不得不说,若非黎龙光之力,则兴安漓江书院很可能仅二十年时光就早已荡然无存,幸有胡知县许可黎公极力修复,让漓江书院得以重生,继续担当它所应肩负的历史使命。

蒋方正与漓江书院

  蒋方正,字立中,号元峰,兴安县北乡枧底村人,清道光三年(1823)进士,授翰林院庶吉士,官刑部贵州司主事、江西九江道府尹。期间因父丧在家守孝三年,于道光十二年(1832)十月,应兴安知县张运昭之请,出任漓江书院山长并主修《兴安县志》。

ͼƬ6.png

  道光十二年(1832)冬,张运昭来任兴安知县,“甫下车即以修陡、修志、修城为急务。”得知当时里人庶吉士蒋方正适读礼家居,遂再三邀请其主讲漓江书院并主修《兴安县志》,蒋方正见知县之意谆至,且义不容推诿,毅然答应了他的请求。第二年春,蒋方正正式出任漓江书院山长,讲学之余并在漓江书院开局修撰县志。当时为修志而组建的团队,参与采访者十多人,而与参考共编辑者仅为蒋方正等三人,县志资料的核校、辨正、编纂,蒋方正亲力亲为,修纂始于道光十三年(1833)五月初八日,至十四年(1834)五月而完稿。

  蒋方正以进士出身授翰林院庶吉士出任漓江书院三年时间,声望之高可想而知,当时从学生员必是鼎盛一时。然而在漓江书院修撰县志时,他并没有在志书中留下华丽的词藻,处处以“详而有体,约而能该、质而不俚、华而不芜,斯无愧乎志之名”为要旨,为后世留下了经典不朽的传世佳作。

李兆莲、蒋友莲与漓江书院

  李兆莲,号清泉,兴安县北乡饱德村人,明经进士(贡生),授昭平训导,升授苍梧教谕,以学问操行闻名当时。李兆莲青年时即饱读古今书史,数千言诗文挥笔立就,时有督广西学政钱樾,读其文而深为器重之,但是李兆莲参加乡试十余次却未能中举。咸丰二年(1852),李兆莲受聘为山长主讲漓江书院,因其学识渊博德高望重而声名远播,远近求学者争相来到兴安听他讲学。

  李兆莲出任漓江书院山长期间,其讲学风格及教学方式颇为独到,有碑文载其“教人则因材造就,不拘绳墨。每纵谈四座,高声震瓦,既复大笑。”其门生陈仙坡、蒋友莲、李方甫、李仁甫等,皆以文显于当时。李兆莲为人心胸广阔,待人处世圆融,知足常乐,课子侄,戒争讼,闲时则广泛搜罗典籍,拈花吟咏以寄情怀,所见所闻皆付诸于笔墨,勘破名利,时人称堪比黄叔度、陶渊明、王维等名贤。

  蒋友莲,名元瑜,原名度,字虚齐,兴安县北乡枧底村人,咸丰十一年(1861)举人,特授平乐县教谕,是为李兆莲得意门生之一。其幼而颖异,好读书,族中有春山公见其笃志力行,非常器重他,家塾延请名师必定会邀他去共同学习。据族谱记载,友莲公“身长不满五尺,锐然以求道为是,文章不事穿凿,书法必宗钟、王。穷年孜矻精神未尝少懈,其学盖由铢积寸累来也。”其乡试中举后北上参加会试落榜,即无心于仕进。回到乡里,怀继往开来之心,受聘主讲于漓江书院,有人请教他学问而从不以勉强答复,让人觉得有一种纯粹之气,“使人如坐春风中,不言自化,故名士半出其门。”其学识美德名重一时,后有进士许钟岳为之作传。

ͼƬ7.png

漓江书院的结局

  漓江书院创建于清乾隆十一年(1746年),清末废科举兴学堂,光绪三十三年 (1907年) 兴安县城将漓江书院改为兴安县官立“两等小学堂”。截止于这一年,漓江书院完成了它161年的历史使命。

  至此,漓江书院溯源已清,身世已明,则本文开端所罗列关于漓江书院的五点问题,已完全可以否定。始作俑者初衷或是为兴安历史文化增添异彩,殊不知文史必须如实经得起考证,作不得半点虚假,否则不仅贻笑大方,更有可能混淆视听,遗患无穷。

  与其说2005年挂牌成立漓江书院使其重生,然而那仅仅只挂了个牌而已,有名无实,无法得到真正意义上的传承。他日若能真正重兴,续其文脉,将原漓江书院的精神及道义传承发扬,将历代主讲于漓江书院的先贤之心性学、理学教化泽被一方,则善莫大焉。(文/秦幸福)


  参考资料:

  [1]清·道光《兴安县志》

  [2]2002年《兴安县志》

  [3]清·李时沛《重修兴安县学记》

  [4]清·苏宗经《广西通志辑要》

  [5]清·徐鲸标《重建道乡书院记》

  [6]宋·李应春《重葺兴安县学记》

  [7]1995年《广西通志·教育志》

  [8]1998年《中国书院史资料》

  [9]清·孟超然《使粤日记》

  [10]清·杨仲兴《创建漓江书院记》

  [11]清·徐勋《书院题名碑记》

  [12]清·黄明懿《漓江书院记》

  [13]清·李四相《重修漓江书院序》

  [14]清·俞廷举《临源学博黎清川寿文》

  [15]清·胡虔《临桂县志》

  [16]清·查礼《铜鼓书堂遗稿》

  [17]饱德村《皇清诰授修职郎前任昭平训导升授苍梧教谕显考李公讳兆莲老大人诰授八品孺人显妣李门蒋氏老孺人墓志》

  [18]兴安县湘漓镇枧底村《蒋氏族谱》


分享到:
【责任编辑:旅游小芳】
发表评论 评论数(0)
华声晨报简介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微博微信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隐私政策 | 服务条款 | 意见反馈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无关,其原创性及文中内容未经本站证实,本站不对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准确性给予任何保证或承诺,仅供读者参考。本站作为信息内容发布平台,页面展示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不提供金融投资服务,所提供的内容不构成投资建议。如您浏览本站或通过本站进入第三方网站进行金融投资行为,由此产生的财务损失,本站不承担任何经济和法律责任。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含文章中内容、图片等),请及时联系本站,本站将会进行相应处理。投诉邮箱:hscb161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