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华声晨报网 > 新闻 > 本报 > 正文

加纳:引起“上林商帮”震动的背后

0评论0时间:2017-08-03 16:09  来源:华声晨报  作者:飞刀  点击:次  字号:


    一年了,金之门已经走过了极为不易的一年。从默默无名的丑小鸭,变成一个阳光的帅哥,我们付出的是鲜为人知的艰辛。

    如果说这一年来,我们累计阅读量人数有59万多人,总点击量累计达127万多人次,你也许会不信。

    事实总归是事实。当我们调阅金之门后台的数据,我们被这些数据感动了。数据的背后,承载的是文化与思想,也是良知与责任。

1501749215580498.jpg

1501749269183014.jpg

时间见证异军突起

    2016年7月29日,这一天与往常并没有什么特别。

    这一天,《血金》作者莫义君及其团队数名成员,与驻扎在非洲加纳库马西市区的3名采编人员联系,要在创办不久的微信公众号金之门,推出一组有关广西上林商会筹委会的公益活动报道。

    这一天,国内阳光灿烂,夏花艳丽如火;这一天,加纳的太阳也特别灼热,草木茂盛;这一天,《血金》团队前方及后方进行对接——北京时间傍晚6时左右,《福建女子子晴的10塞地捐款?引起非洲加纳“上林商帮”震动!》一文,在金之门隆重首发。

    虽说依托于已有多年品牌效应的新闻眼,以及广西日报传媒集团旗下南国早报资深记者莫义君的知名度及其作品《血金》的影响力的推广,但这一天,《震动!》一文的阅读量并不高;即便到了次日,总阅读量也不过一两百人。

    对于《血金》团队而言,刚刚上线,只有这点人看,是很正常的。而且,采编人员进驻加纳也不过一个月时间,对于当地的情况,他们仍未清楚,一口吃成胖子不太现实。若想异军突起,是需要时间去验证的。

    今天再翻阅《震动!》一文,它的总阅读量是2234。也就是说,这一年内,有2200多人在阅读这篇新闻作品。

金之门累计有59万多人阅读

    从2016年7月29日首发《震动!》一文,至今天2017年7月29日编发《又一次金矿坍塌?一人死亡,一人重伤?》等几篇译文,金之门走过了一年的历程。

    一年来,金之门总共刊发了1100多篇新闻作品(多数为自采的原创作品),阅读总点击量累计达到127万多次,累计有59万多人阅读。其他平台或网站转载等的阅读量,更不计其数。目前,它已经成为对加纳传播中国文化的颇具影响力的权威性新媒体平台。

    金之门后台的数据显示,海内外主流人群已经成为我们的读者。

    金之门并不是横空出世的,是有备而来的。严格来说,她酝酿已久,历时一两年时间。

    2014年5月,原南国早报资深记者莫义君(2016年7月已调至广西日报传媒集团旗下广西日报供职)就前往加纳调查,不仅在其供职的南国早报刊发3篇深度调查报道,还据实著述了纪实类畅销书《血金》——2013年5月,加纳疯狂地清理了中国人的矿区,淘金客损失惨重。他们因何落败?

    客观地说,莫义君的调查报道及《血金》一书出版发行后,引起了轰动,引起国内相关部门的重视。此后,在加纳打拼的中国采金者、上林淘金客得以被外界重新认知、正名——这一特殊群体,并非国内外不明真相的媒体所报道的那样。不久,国内相关部门还约请莫义君面谈,并请他撰写调研报告。

    在加纳调查期间,莫义君发现当地的华人文化非常匮乏,是一片“文化沙漠”,并与一路陪伴他的苏震宇约定,他会回来的,要做一件有意义的事情,要让当地变成“文化绿洲”。随后,他组建了《血金》团队。

    2016年4月中旬,广西区侨办召开上林淘金客座谈会。当年5月,莫义君按区侨办有关领导的要求,再次到加纳进行调研。

    一个月后,当《血金》团队开进加纳,作为承载首发有关淘金客的新闻报道的新媒体,金之门也应运而生,并渐渐为在加纳顽强拼搏的华人所认知。

为何值得如此害怕一二个“间谍”

    此后,前方特派记者被人指责为广西上林商会的“商会记者”,只会报道与上林商会或上林人有关的新闻。

    他们的理由是,就是广西上林人在加纳采金,才导致在加纳打拼的中国人受到牵连,“躺着也中枪”;现在,还在报道他们的事情,意欲何为。听他们诉说,他们似乎并没有从事采金,也没做与采金业有关的其他产业。

    此间,不知有些中国人出于什么目的,竟在海外微信群公然辱骂华声晨报特派记者是假的,其中一网名为“菜×”等人,还数次发动其他中国人在网上进行谩骂:似乎记者在采访期间,欠他们几个铜臭不还;或上林人早就跟他们有仇,现在要把怨气泼到记者身上;或他们成心就不想让中国人在当地互助、互爱,团结进取。

    特别是在大选结束后,得知阿库福上任总统宝座,金之门首发特派记者的一篇报道,并引用一些中国人的话进行分析,有人又挑起是非,称“得罪”不起阿库福。因为,微信群里有华人“间谍”是服务于阿库福的。

    倘若如他们所言,若有华人“间谍”,此人也充其量不过是一个民族汉奸;只要众多的中国人精诚团结,又为何值得如此害怕一二个“间谍”。反过来看,他们害怕我们在当地传播中国文化,为中国人、为上林人服务。

    上林人是广西人,也是中国人——宣传上林人的顽强拼搏精神,也是在宣传中国人敢于走出国门改变命运的精神。何况,我们的视角并不仅仅局限于上林人,并延伸到其他省份的中国同胞。如果有心留意,就会发现,我们当时的报道,已经不断涉及至其他省份的中国人。

    先从报道广西上林人入手,再慢慢扩展到其他省份的中国人,再建立完整的中国文化圈,这就是我们进入加纳的策略之一。

    现在,我们这一策略已具备雏形,并为中国人发出自己的声音。

为海外群体服务,是我们创办的初衷

    今年2月,加纳总统阿库福宣布上台执政,并在全国范围内开展打击非法采金行动,那些说上林人坏话的各省市的中国人,也进入当局的打击范围——原来,他们也在从事采金业及与其有关的采金产业。

    原来,上林人一直以来都在背黑锅。“上林人败退了,也就没有中国人的生意。”这句话,是一位中国同胞去年9月发在海外微信群上。

    此话是有其片面性,但也间接地说明,数以万计的上林人在加纳工作、生活,所产生的影响力,是不可小看的,而上林人与其他省份的中国人血浓于水,与大家共进共退,或上林人与大家抱团取暖,未尝不可。

    有些上林人在加纳创办的企业,做得很大,已经成为中国民间企业在当地的榜样——而且,他们根本就没有采矿。

    再有,凡懂得新闻常识的人都知道,没有哪个媒体是专门为一家单位、一个群体服务的。纵使是行业性媒体,即便是为行业的群体与单位服务,其题材也不会受到局限。为海外群体服务,是我们创办的初衷,上林人只不过是我们服务的一个特定对象而已。

    华声晨报或者说金之门的媒体框架与格局,在于华人的声音的有效传播。只要是海外的华人,都是我们服务的对象。谁说金之门就是为金农创办的?中国人走出国门打拼的道路,不论是做贸易,还是采金、采矿等,或是从事其他产业,其尽头就是一道闪闪发光的大门,谓之金门;进入金之门,便是每个人梦想之所在。

    正如,淘金有广义与狭义之分,广义上的淘金概念,就涵盖所有创业者在世界各国或国内各地创业、务工的拼搏梦想之路;狭义的淘金名词,就是特指专事黄金开采的行当。有些人不知是学识所限,还是不太理解金之门三个字为何意,就经常说我们的平台,是专门传播在加纳打拼的采金者的故事及与其有关产业的一些文化符号。

    事实上,我们的涵盖面很广,为华人华侨服务,为西非、为加纳的华人华侨服务,弘扬优秀的中国传统文化,一直是我们追寻的终极目标。

关注金之门的主流人群更多

    需要指出的是,从“莫盛保疑案”至河南的黄金贩子突然携带广大金农的金子、现金突然“消失”的新闻,金之门一年间所首发的新闻作品,并不仅仅是广西人或上林人;而我们所采写的新闻题材,已经多样化,且并不局限于广西上林商会、广西人、上林人……

    前方特派记者采写的“莫盛保疑案”,在首发于新闻眼旗下新闻眼、金之门平台之后的阅读量,各达1.5万多人,国内外各微信号、主流网站转载的更多;而金贩在年底前“跑路”的首发新闻,点击率更高。

    前方特派记者采写的上林哥转型种菜的新闻,不仅上了央视,还在当年的全区新闻网站评奖中,也获得广西区优秀新闻作品奖。

    上林人在加纳转型其他产业并不是少数,上述种菜哥只不过是其中之一。

    今年,我们刊发的中国舞龙队(系在加纳打拼的广西上林县妇女组建)的新闻,也被央视转载。其他题材的新闻作品,还被央视等中央媒体转载,而关注金之门的主流人群则更多。

    那些咋咋呼呼的人群,且未文明上网、未文明发言的人,在我们的引导下,也进入“主流角色”——不用多说,一开始,我们的定位也是在善于独立思考的主流群体。目前,国内外的政界、商界,偶尔也对我们的文章提出某些意见。

    关注我们的一些“加纳媒体记者”,也是摘取我们的文章观点与数据,进行引用与评述。最典型的是,当我们提出国内外参与采矿业及与其有关的产业人数约有上百万人,加纳媒体居然也在次日直接引用。

    《混血萌娃惹人爱:上林人异国恋情结晶超百例》应该是金之门阅读量最高时刻,当天发表就有上万人阅读,而再发于《血金》头条号,短短几天时间,就有6.9万人,评论180多条,转载或收藏的更多。

    不用置疑,我们第一家率先翻译加纳主流媒体的新闻报道。此后,我们应国内外官方机构的要求,对当地主流媒体的新闻进行翻译,以便给在加纳工作、生活、创业的不会英语的华人提供相应的资讯,让他们了解当前该国打击非法采金等各方面的动态。

    我们的译文,并不是简单地拿来,而是分析、消化与过滤后,再配以编者按、编后语、核心提示或疑点导读等,提醒大家冷静地分析加纳媒体的文章存在的问题,为自己所用。加纳媒体对中国及中国人的报道,一直都存在着倾向性。

    早在2015年,北京大学非洲研究中心、留美博士刘少楠就对加纳每天发行量最大的国有媒体《每日写真报》进行研究,发现攻击与抹黑中国及中国人的文章数量并不少。中国的话语权在当地是薄弱的。

    就在我们不厌其烦地翻译时,在国内外的一些自媒体,也跟着我们对加纳的媒体报道进行翻译,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极大地丰富了当地华人的精神生活,很好地掌握了加纳的一些动态。

    遗憾的是,有些自媒体没有采编资格,人云亦云,信奉“拿来主义”,在直接翻译英语原文并用于传播时,出现很多误导、造谣、传谣等负面、甚至是消极因素的作用。

声音不管大小都是朝着既定的目标前进

    去年,我们驻外特派记者被说成“商会记者”,是因为我们过多地报道了上林人。而他们有所不知,上林人在当地打拼的人数是最多的。

    从媒体的公开报道来看,上林人在加纳打拼,最高峰时,少说也有三五万人。而且,广西同乡会、上林商会目前也是加纳最大的华人社团。

    还有称我们宣扬一夜暴富的,对此我们也没有认同。事实并非如此。此前,我们已经就此问题,专门做了回应。

    有些人因为得不到特派记者的采访,或采访之后他的姓名未出现在稿子上,或稿子一时也不在金之门上发表,没有体现出自己的精神领袖风范,还指责此事系某些记者人为操作所致,对他持有偏见。

    记得去年有一外省的中国同胞对我们横加指责,声称不再阅读金之门上的文章,并与其他中国人在网上“攻击”我们。然而,当他的公司在今年突然被黑人打劫,在意外得到上林人的慷慨帮助后,他竟指名道姓要让《血金》作者莫义君写一篇稿子发在金之门,高调地表扬上林同胞的雪中送炭。

    现在,每天都有各省市的中国人与我们互动,提供报料线索,评点时事,或对当前局势进行询问等。前段时间,有一中国女子被人自己同胞使用“武力”进行“追债”,还连夜向金之门求助。我们出面调解,当事双方皆大欢喜。

    俗话说,人无完人,金无足赤。每个人都会有优点,也会有缺点。同样,金之门虽说是以专业媒体人的职业水准进行维护,但通常也会存在着挂一漏万的现象。我们只想做成一个严肃的新媒体平台,既然是新闻,就来不得半点虚假。

    也请不要把我们当作假设敌。去年,有一在加纳创办多年的微信公众号业主,不得不把他的号转让给其他人,并称非我们专业人员的对手。“百家争鸣,百花齐放。”只要是传播中国传统文化,只要是为着海外的中国人服务,只要是团结加纳的华人华侨,彼此之间就没有存在对手一说。

    只要不在加纳对中国人及其产业进行打击时,还乐颠颠地说“大好河山”,多几个微信号平台为加纳的华人华侨服务,又何妨。也许,你发的声音大些;也许,我发的声音小些。不管声音大小,大家都是朝着既定的目标前往。

    我们的立场始终如一:中国人的喜怒哀乐永远为我们所牵挂;我们不敢吹捧说自己是加纳华人最大的交流平台,何为最大?但我们敢说自己做得很专业、很专注、很专心,并时刻以传播优秀的中国传统文化为己任。

    记住,你不喜欢我们,并不等于其他人不喜欢我们。在网络时代,多样化的兴趣阅读,早就形成。你个人的爱好并不能限定多数中国人所有的兴趣。网络时代,一家之言已然不再存在。而且,我们也不是为某个人服务的。




分享到:
【责任编辑:网编lcl】
发表评论 评论数(0)
华声晨报简介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微博微信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隐私政策 | 服务条款 | 意见反馈